2019年8月22日 星期四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二)揭示恩典時代作工的話語

全能神教會 - 書籍 :(二)揭示恩典時代作工的話語

    全能神說:“ 22 耶穌代表恩典時代的所有工作,他道成肉身,釘了十字架,也開始了恩典時代,他是來釘十字架完成救贖工作的,也是結束律法時代開始恩典時代的,所以稱他為「大元帥」「贖罪祭」「救贖主」。因此耶穌作的工作與耶和華作的工作內容並不相同,但原則是相同的。耶和華開始了律法時代,建造了在地作工的根據地,即發源地,也頒布了誡命,這是他作的兩項工作,是代表律法時代的。耶穌在恩典時代作的工作,他並沒有頒布誡命,而是成全了誡命,以這個方式帶來了恩典時代,結束了長達兩千年的律法時代,他是來開始恩典時代的,是開路的先鋒,但是他最主要的工作還是救贖。所以,他作的工作也是分為兩項,開闢新時代,釘十字架完成贖罪的工作,之後離人而去。從此人類便結束了律法時代,開始了恩典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贖時代的工作內幕》

     23 耶穌作的工作是按著當時那個時代的人的需要作的,按著他的工作,他是來救贖人類、赦免人的罪,所以他帶來的全部性情是謙卑、忍耐、愛心、敬虔、包容與憐憫慈愛,給人帶來的是豐豐富富的恩典、祝福,也是人所享受的應有盡有的享受之物,人所享受的盡都是平安喜樂與耶穌的寬容、耶穌的愛心,還有他的憐憫與慈愛。當時人所接觸到的之所以有大量的享受之物,心裡平安踏實,靈裡得安慰,以救主耶穌為依靠,他們能得到這些都是與他們所處的時代有關係。在恩典時代,人已經經受了撒但的敗壞,要想作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必須得有豐豐富富的恩典,有不計其數的包容與忍耐,更得有能夠足以赦免人罪過的贖罪祭,以便達到作工果效。在恩典時代的人所看到的僅僅是我赦免人罪過的贖罪祭,即耶穌,他們只知道神能憐憫人、能包容人,他們所看到的僅僅是耶穌的憐憫與慈愛,這些都是因為他們生在恩典時代。所以,在他們未經救贖以先,必須享受耶穌賜給他們的許許多多的恩典,這樣對他們才有益處,使他們因著享受恩典罪得赦免,也因著他們享受耶穌賜給他們的包容忍耐而得著贖罪的機會。因著耶穌的包容忍耐人才有資格罪得赦免,享受耶穌賜給他們的豐豐富富的恩典,就如耶穌所說的:我來了不是救贖義人,乃是救贖罪人,讓罪人的罪得赦免。如果耶穌道成肉身帶來的性情是審判與咒詛,而且從來不容人觸犯,那樣人就永遠沒有機會被救贖,人永遠屬於罪,這樣六千年經營計劃只能停止在律法時代,以至於律法時代持續六千年,人的罪只能越來越多、越來越深,造人類的全部意義就歸於烏有,人只能在律法之下事奉耶和華,但人類的罪過卻超過了起初所造的人類。耶穌越愛人類,赦免人的罪,帶給人足夠的憐憫慈愛,人就越有資格被耶穌拯救,稱為耶穌用重價買回來的迷失的小羊,撒但對此工作也無從插手,因為耶穌對待跟隨他的人就如慈母對待她懷裡的嬰兒一樣,對他們不發怒,也不厭憎,而是充滿了撫慰之心,他在他們中間從來不大發烈怒,他包容他們的罪過,不看他們的愚昧與無知,以至於他說「要饒恕人七十個七次」,以至於別人的心被他的心感化了,這樣人才因著包容而罪得赦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贖時代的工作內幕》

     24 耶穌道成肉身雖然毫無情感,但是他對他的門徒總是給予安慰、供應、幫助與扶持,他作了多少工作,受了多少苦,對人他從不提出過分的要求,只是一味地忍耐包容人的罪過,以至於恩典時代的人都親切地稱呼他為「可愛的救主耶穌」。當時在人來看,也就是所有人所看到的耶穌的所有所是是憐憫與慈愛,他從來不記念人的過犯,不因著人的過犯而待人。因著時代的不同,他常常賜給人豐富的飲食讓人得以飽足,他恩待跟隨他的所有的眾百姓,給他們醫病、趕鬼,讓死人從死裡復活,為了讓人能夠相信他,看見他所作的一切都是出於真誠、懇切,甚至他將腐爛的屍體拯救過來,讓人看見就是死人在他手裡也得以復活。他一直這樣在人中間默默地忍耐著,作著他的救贖工作,就是在他未釘十字架以先他已經擔當了人的罪,他已經成了人的贖罪祭。為了救贖人類,他在未上十字架以先已經開闢了十字架的道路,最終他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為十字架犧牲他自己,他將自己的全部憐憫、慈愛與聖潔賜給了人類。他對人是一味地寬容,從不報復,而是赦免人的罪過,教訓人都當悔改,也讓人都應該有忍耐、包容、愛心,走他所走的路,為十字架而犧牲。他愛弟兄姊妹超過了愛馬利亞,他作的工作都是以醫治人、給人趕鬼為原則,這些工作都是為了他的救贖。無論走到哪裡,凡是跟隨他的人他都恩待他們,讓窮人得以富足,讓癱子得以行走,讓瞎子得以看見,讓聾子得以聽見,以至於他召集那些最低賤的窮乏人也就是罪人來與他同坐席,他從不嫌棄他們,而是一直忍耐,以至於他說:當牧人將一百隻羊中的一隻羊丟失之後,他會撇下其餘的九十九隻,而尋找迷失的那隻羊,既尋見了他必大大歡喜。他愛跟隨他的人就如母羊疼愛小羊羔一樣,這些人雖然愚昧無知,在他的眼中都是罪人,而且也是社會最下層低賤的人,但是他卻把這些罪人——別人所瞧不起的人看為眼中的瞳人,既看中他們就為他們捨命,又如羔羊被獻在祭壇上一樣,他在他們中間似乎只是他們的僕人,任他們使用、宰殺,毫無條件地順服。他對跟隨他的人是可愛的救主耶穌,對於那些站在高台上教訓人的法利賽人來說,他卻並不是憐憫慈愛,而是厭憎反感。他在法利賽人中間的工作並不很多,只有偶爾的教訓與斥責,在他們中間不作救贖的工作,也不行神蹟奇事。他的憐憫慈愛都賜給了跟隨他的人,為這些罪人忍耐到了路終,被釘在十字架上,忍受了一切羞辱,才將整個人類完全救贖了回來,這是他的全部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贖時代的工作內幕》

     25 耶穌來的時候也作了一部分工作,也說了一些話,但他主要完成哪個工作呢?他主要完成的是釘十字架的工作,成為一個罪身的形像來完成釘十字架的工作,救贖全人類,為了全人類的罪而作了贖罪祭,他主要完成這個工作了,最終把十字架的道路給以後的人指明。耶穌來了主要是為了完成救贖的工作,救贖全人類,把天國的福音給人帶來,而且帶來了進天國的路,所以在他以後人都說「我們應當走十字架的道路,為十字架犧牲」。當然,他起初也作了一些別的工作,也說了一些話,讓人悔改、認罪,但他的職分還是釘十字架,他傳道三年半還是為以後釘十字架預備的。耶穌的幾次禱告也是為釘十字架,他過正常人的生活,他生活在地上三十三年半,主要是為了完成釘十字架的工作,使他有力量能擔得起這個工作,所以說,神把釘十字架的工作都託付在他身上。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話語成就一切》

     26 神的第二步工作一完成,即釘十字架之後,就已經成就了神將人從罪中(即從撒但手中)奪回的工作,所以,從此之後,人類只要接受了主耶穌作救主就罪得赦免。名義上講,人的罪不再是人蒙拯救來到神前的屏障,不再是撒但控告人的把柄,因為神自己作了實際的工作,作了罪身的形像、預嘗,神自己本身就是贖罪祭。這樣,人類便從十字架上下來,因著神的肉身——這個罪身的形像而被贖了回來獲救了。這樣,人在被撒但擄走之後便更進一步地來到了神前接受神的拯救。當然,這一步工作是比律法時代更進一步、更深一層的神的經營。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27 沒有耶穌的救贖,人一直活在罪中,人便都成了罪的子孫,成了鬼的後代,這樣下去,全地之上就成了撒但的寄居之地,也成了撒但的生存之地。但作救贖工作必須得向人施下憐憫慈愛,人才能因此得著赦免,最終才有資格被作成、被完全得著,若沒有這步工作,六千年經營計劃就沒法開展,假如耶穌不釘十字架,只給人醫病趕鬼,人的罪仍然不能得著完全的赦免。他來在地上作了三年半的工作,只完成救贖工作的一半,再藉著釘十字架成為罪身的形像交給那惡者,完成了釘十字架的工作,掌握了人類的命運,只有將他交在撒但的手中之後,才把人類贖回來。他在世上受了三十三年半的苦,譏笑、毀謗、棄絕,甚至無有枕頭之地、無有安息之所,之後又釘在十字架上,將全人——一個聖潔的、無辜的肉身釘在十字架上,受盡了所有的苦。那些執政掌權的都戲弄他、鞭打他,甚至兵丁吐唾沫在他臉上,他仍然一言不發,忍耐到最終,無條件地順服至死,將人類全部都救贖了回來,從此他才得享安息。他所作的工作只代表恩典時代,不代表律法時代,也不能代替末世的工作,這是在恩典時代耶穌所作的工作的實質,是人類經歷的第二個時代——救贖時代。”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贖時代的工作內幕》
                                             閲讀更多:神的話語

2019年8月21日 星期三

全能神教會 - 書籍:(一)揭示律法時代作工的話語

全能神教會 - 書籍:(一)揭示律法時代作工的話語

全能神說:“16 耶和華向以色列人作的工在人類當中立下了神在地的發源地,也是他所存在的聖地,他以以色列人為他作工的範圍。起初他在以色列以外並沒有作,為了縮小工作範圍,他選擇了合適的人。以色列地是神造亞當、夏娃之地,耶和華取那地的塵土造的人,那地為耶和華在地作工的根據地,以色列民就是挪亞的後代,也是亞當的後代,是耶和華在地作工的奠基人。

當時,耶和華在以色列作工的意義、目的、步驟就是為了在全地開展他的工作,以以色列為中心向外邦擴展,這是他在全宇作工作的原則——以點帶面,然後擴展,以至於達到全宇之下都接受他的福音。開始的以色列人就是挪亞的後代,這些人只有耶和華的氣息,也懂得吃穿住行,但並不知道耶和華是怎麼樣的一位神,也並不知道他對人的心意,更不知道人當怎樣敬畏造物的主。是否有規條,是否有律例,是否有受造之物對造物主該作的工作,亞當的後代並不知道這些。他們只知道做丈夫的應該出力流汗養家糊口,做妻子的應該順服丈夫,為耶和華所造的人類傳宗接代。就是說,像這樣的只有耶和華氣息、有耶和華生命的人並不知道怎樣遵行神的法度,怎樣滿足造物的主,他們明白得太少。所以說,在他們的心中雖然沒有彎曲詭詐,也很少有嫉妒紛爭,但是他們對耶和華——造物的主並不認識也不了解。就這樣的人的祖先只知道吃耶和華的、享受耶和華的,卻不懂得敬畏耶和華,不懂得耶和華是他們當跪拜的,這怎麼能稱為受造之物呢?這樣,「耶和華是造物的主」,「他造人類是為了彰顯他、榮耀他、能夠代表他」這話不就落空了嗎?沒有敬畏耶和華之心的人怎能成為耶和華榮耀的見證呢?怎能成為耶和華榮耀的彰顯呢?那麼耶和華所說的「我照著我的形像造了人類」這話不就成為撒但——那惡者所抓的把柄了嗎?這話不就成了耶和華造人類羞辱的記號了嗎?為了完成這步工作,耶和華造了人類之後,從亞當到挪亞,他並沒有指示帶領他們,而是從洪水滅世以後正式帶領以色列人——挪亞的後代,也就是亞當的後代。他在以色列作工說話帶領以色列所有的眾百姓在以色列全地生活,以至於讓人看見耶和華不僅能夠吹給人氣息讓人有他的生命,從塵土中得復甦成為受造的人類,而且他能夠焚燒人類、咒詛人類,用他的刑杖管理著人類,而且他又能帶領人在地上生活,按照晝與夜的時間在人中間說話作工。他所作的工作只是為了讓受造之物都明白,人本是來自於耶和華從地上撿起的塵土之中,而且是耶和華所造。不僅這樣,他先在以色列作工更是為了讓以色列以外的(其實並不是以色列以外的,而是從以色列人當中分出來的外邦與外族,但其祖先仍是亞當與夏娃)各邦各族能從以色列得著耶和華的福音,以便全宇之下的受造之物都能敬畏耶和華,尊耶和華為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律法時代的工作》

17 耶和華造了人類,就是人類的祖先夏娃、亞當,但他並沒有賜給他們更多的聰明、智慧,他們雖然已經生活在地上,但他們幾乎什麼也不懂。這樣,耶和華造人類的工作才剛剛完成一半,並沒有全部完成,他只將泥捏成人的樣式,而且也有了他的氣息,但並沒有賜給人足夠的敬畏他的心志。起初,人並沒有敬畏他的心,也沒有懼怕他的心,只知道聽他的話,並不知道人在地上生活的常識與人生活的正常規律。所以說,耶和華雖然造了男、造了女,完成了七天的工程,但他並沒有將人完全造成,因人只有外殼,卻並沒有做人的實際,人就知道是耶和華造了人類,但人並不知道當如何遵守他的話,遵守他的法度。所以,在有了人類之後,耶和華的工作並沒有完成,他還必須得將人類徹底帶領到他的面前,使人都會在地上群居,都會敬畏他,讓人類在地上,也就是在他帶領之後能進入正常的人類生活的正軌中,這樣,以耶和華這個名為主的工作才全部結束,就是耶和華的創世工作才全部告終。所以,他既造了人類,他就得帶領人類在地上生活幾千年,讓人都會遵守他的律例、他的法度,讓人類在地上都有了正常人類的一切活動,此時,耶和華的工作才全部結束。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異象 三》

2019年8月20日 星期二

全能神教会 - 书籍 - 神拯救人类三步作工方面的经典话语

全能神说:“1 在我的整个经营计划当中,也就是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当中,一共分三个步骤,即三个时代:起初的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即救赎时代),末了的国度时代。这三个时代,按着时代的不同我的作工内容也不相同,但是每步作工都是按着人的需要而作,说得确切点,就是按着与撒但争战时撒但所施行的诡计而作,是为了打败撒但,显明我的智慧、全能,也是为了将撒但的诡计都揭露出来,从而拯救活在撒但权下的全人类,是为了显明我的智慧与全能,也是为了显露撒但的丑陋不堪,更是为了让受造之物有善恶之分,认识我是万物的主宰,看清撒但是人类的仇敌、败类、恶者,能够把善与恶、真理与谬理、圣洁与污秽、伟大与卑鄙分得一清二楚。让这些无知的人类都能够为我作见证:不是「我」败坏人类,只有我自己——造物的主将人类拯救,赐给人可享受之物,认识我是万物的主宰,而撒但仅仅是一个被造的后来又背叛的受造之物。在六千年经营计划当中,我分三个步骤,这样作工以便达到这样的果效:让受造之物能够为我作见证,明白我的心意,认识我是真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2 三步作工是整个经营的中心,神的性情、神的所是都在三步作工中发表出来,不知道神的三步作工的人就没法知道神性情的发表方式,也不知道神作工的智慧,不知道他拯救人的多种方式与他对全人类的心意。三步工作是拯救人类工作的全部发表,不知道三步工作就不知道圣灵作工的各种方式与各种原则,那些只能死守一步作工中遗留下来的规条的人,都是将神限制在规条中的人,也是在渺茫中信仰的人,这样的人都是得不着神救恩的人。神的三步工作才能将神的全部性情都发表得完全,将神拯救全人类的心意发表得完全,将拯救全人类的全过程都发表出来,这是打败撒但得着人类的证据,是神得胜的证据,也是神所有性情的发表。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3 六千年经营计划分三步工作,哪步工作都不能代表三个时代的工作,只能代表一部分。耶和华这名不能代表神的所有性情,他作律法时代的工作不能证明神只能是律法下的神,耶和华给人定律法、颁布诫命,让人建造圣殿、建造祭坛,他所作的工作只代表律法时代。就他所作的那些工作并不能证明神就是让人守律法的神,神就是圣殿里的神,神就是祭坛前的神,话不能这么说,律法下的工作只能代表一个时代。所以说,若只作律法时代的工作,人就把神给定规了,说神就是圣殿里的神,我们要事奉神务必得穿祭司袍,务必得进圣殿里。假如不作恩典时代的工作,律法时代一直持续到现在,人就不知道神还有怜悯、慈爱,若不作律法时代的工作,只作一步恩典时代的工作,人就只知道神只会救赎人,神会赦免人的罪,他是圣洁的,他是无辜的,他为了人能够献身,为人钉十字架,人只能知道这些,其余的人就不明白了。所以一个时代代表神的一部分性情,律法时代代表哪方面性情,恩典时代代表哪方面性情,这一步又代表哪方面性情,三步工作综合起来才能显明神的所有性情,人认识了三步作工才领受得全面,三步工作少了哪一步都不行,你认识了三步工作才看见了神的全部性情。神作完律法时代的工作,不能证明神就是律法下的神,作完救赎的工作,不能说神到永远都救赎人类,这都是人的定规。恩典时代结束了,你不能说神就属十字架,十字架就代表神的拯救,你这么说就把神给定规了。这一步工作神主要是作话语的工作,你不能说神从未怜悯过人,都是刑罚审判。末世的工作把耶和华作的工作、耶稣作的工作、人所不明白的所有那些奥秘都向人打开,以至于显明人类的归宿、人类的结局,结束在人类中间的全部拯救工作。末世这步工作是收尾的工作,务必得将人所不明白的奥秘都打开,让人将这些奥秘都看透,心里全明白,这样才可各从其类。六千年经营计划作完之后,人才会了解神的全部性情,因为他的经营结束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4 三步作工中的任何一步作工都不能单独拿出来作为全人类唯一要认识的异象,因为拯救工作的全部是三步作工,并不是其中的某一步。拯救工作一天不完成,神的经营就不能完全结束,神的所是、性情、智慧是在全部的拯救工作中发表出来的,并不是早先就是向人公开的,而是在拯救工作中逐步发表出来的,每步拯救工作都发表神的一部分性情,发表神的一部分所是,并不是每步工作都能直接完全地发表神的全部所是。所以说,拯救工作既是三步作工完成以后才全部结束,那人认识神的全部也就不能离开三步作工。在一步作工中人所得着的只是神的一部分作工中发表出来的性情,并不能代表以前或以后所发表的性情与所是,因为拯救人类的工作不是在一个时期或一个地点就尽早地结束,而是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地点按着人类的发展情况而逐步进深拯救工作,是一步一步地作,并不是一步就结束了。所以说,神的全部智慧的结晶是在三步作工中,并不是在某一步作工中,他的全部所是、全部智慧都分布在三步作工中,每步作工中都有他的所是,都记载了他作工的智慧。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5 三步作工是神全部作工的纪实,是人类被拯救的纪实,并非虚构,你们若真愿意追求认识神的全部性情,那就务必得知道神作过的三步工作,而且一步不能少,这是追求认识神的人最起码要达到的。对神有真实的认识并不是人自己编出来的,也不是人自己想出来的,更不是圣灵特别恩待某一个人的结果,而是人经历了神的作工之后的认识,是经历过神作工事实之后才有的对神的认识。这样的认识不是能随便得到的,也不是某一个人能教出来的,完全是与个人的经历有关系的事。这三步工作的核心是神对人的拯救,但在这拯救工作当中又包括几种作工的方式与神性情的发表方式,这是人最不容易发现的,是人不容易领受的。时代的划分、工作的转变、作工地点的变迁、作工对象的转移等等这些都包括在三步作工中,尤其是圣灵作工方式的不同,神的性情、形像、名与身分或其他的变化都在三步工作中。一步工作只能代表一部分,只能限制在一个范围中,谈不到时代的划分,也谈不到工作的转变,其余的几方面更是不言而喻了,这是很明显的事实。三步工作是神拯救人的工作的全部,人都得在拯救工作中来认识神的作工,认识神的性情,若脱离这个事实来认识神,那就是空口无凭、纸上谈兵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6 从耶和华到耶稣,从耶稣到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贯穿下来是一部完整的经营,都是一位灵作的工作。从创世以来神一直在作工经营人类,他是初也是终,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他是开展时代的也是结束时代的。三步作工时代不同,地点不同,的的确确是一位灵作的,凡是将三步工作分割开来的都是抵挡神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三》

     7 整个经营计划的工作都是神自己亲自作。第一步创世是神自己亲自作,神若不作谁也创造不了人类;第二步救赎整个人类也是神自己亲自作的;第三步那就更不用说了,收尾的工作更得他亲自作。救赎、征服、得着、成全所有的人类,都是他自己亲自作,他如果不亲自作,人代表不了他的身分,人作不了他自己的工作。为了打败撒但,为了得着人类,为了让人类在地上有一个正常的生活,他亲自带领人,亲自作工在人中间,为了所有的经营计划,为了他全部的工作,他必须亲自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8 三步作工是一位神作的,这个属于最大的异象,是认识神的唯一途径。三步作工只有神自己能作,无人能代替,也就是说,只有神自己能从开始到现在自己作自己的工作。三步作工虽然是分不同时代、不同地点,尽管所作工作并不相同,但都是一位神作的工,这是人所该认识的异象中的最大的异象,人如果能彻底明白这个那就能站立住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9 现在作的工作是将恩典时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个六千年经营计划中的工作向前发展了,恩典时代虽结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进深了。为什么一再说这步工作是在恩典时代、律法时代的基础上作的?就是说,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时代工作的继续,也是律法时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紧紧相联,一环紧扣一环。为什么还说这步工作是在耶稣那步工作的基础上作的?若不在耶稣那步作工的基础上,这步还得钉十字架,还作上步的救赎的工作,这就没有意义了。所以,不是工作彻底结束了,乃是时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说,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时代的基础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稣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来的,并不是这步工作又另外起头了,三步工作的综合才可称为六千年的经营计划。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10 整个经营分三个阶段,在每一个阶段对人都有合适的要求,而且随着时代的转移、时代的发展神对整个人类的要求就越来越高,这样经营工作也就逐步发展到了高潮,以至于人都看到了「话在肉身显现」这一事实,这样对人的要求就更高了,要求人作的见证也就更高了。人越能与神有真实的配合神就越能得着荣耀,人的配合就是人所要作的见证,人所作的见证就是人的实行。所以说,神的作工是否能得着应有的果效,是否能有真实的见证,这与人的配合、人的见证有极大的关系。到工作结束的时候,也就是到全部经营都告终的时候就需要人作出更高的见证来,神的工作到终结的时候人的实行、人的进入也就到了高潮阶段。以往是要求人能遵守律法、诫命,要求人忍耐、谦卑,现在是要求人能顺服神的一切安排、爱神至极,最终要求人在患难中仍能爱神,这三步是整个经营对人的逐步要求。工作一步比一步进深,对人的要求一步比一步拔高,这样整个经营就逐步成形。正是因为对人的要求越来越高,人的性情越来越接近神所要求的标准,整个人类才逐步从撒但的权势之下出来,以至于到工作彻底告终之时全人类都从撒但的权势之下被拯救出来。此时,神的工作结束了,人为了达到性情变化而与神的配合也就取消了,全人类就都活在了神的光中,从此再没有悖逆与抵挡。神对人也没有任何要求,人与神有了更和谐的配合,这配合就是神与人的生活,是在神的经营都结束以后的生活,是人被神从撒但手中彻底拯救出来以后的生活。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

     11 拯救人的工作作了三步,也就是与撒但争战共分三个步骤就彻底把撒但打败了,但与撒但争战的全部工作的内幕就是借着赐给人恩典、作人的赎罪祭、赦免人的罪、征服人、成全人这几步工作而达到果效的。说穿了,与撒但争战并不是与撒但打仗,而是借着拯救人作人的生命改变人的性情来为神作见证,以此来打败撒但,就借着改变人的败坏性情来打败撒但。当打败撒但之后,即人彻底被拯救之后,就将蒙羞的撒但彻底捆绑起来,这样人就彻底被拯救了。所以说,拯救人的实质就是与撒但争战,而与撒但争战主要就表现为拯救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12 神造了人类,把人类放到地上带领到今天,后来又拯救了人类,作了人类的赎罪祭,到末了他还得征服人类,彻底把人类拯救出来,恢复人原有的模样,他从始到终作的就是这个工作,恢复人原有的形象,恢复人原有的模样。他要建立他的国度,要恢复人原有的模样,就是指恢复他在地上的权柄,恢复他在所有受造之物中间的权柄。人被撒但败坏之后就失去了敬畏神的心,失去了受造之物该有的功能,都成了悖逆神的仇敌,人都活在了撒但的权下,都受撒但的摆布,因而神在受造之物中间就没法作工,更不能获得受造之物的敬畏。人是神造的,本是应该敬拜神的,而人却与神背道而驰去敬拜撒但,撒但成了人心中的偶像,这样,神在人心中就失去了地位,也就是失去了造人的意义,所以他要恢复他造人的意义就得恢复人原有的模样,脱去人的败坏性情。将人从撒但手中夺回来务必得将人从罪中拯救出来,这样才能逐步恢复人原有的模样,恢复人原有的功能,到最终才能恢复神的国度。最终将那些悖逆之子彻底毁灭也是为了人能更好地敬拜神,更好地在地上生存。神既造人类就让人去敬拜他,既要恢复人原有的功能就恢复得彻底,而且没有一点掺杂。他恢复他的权柄就是让人去敬拜他,让人都顺服他,让人都因他而活着,让他的仇敌都因他的权柄而被毁灭,让他的一切都在人中间存留而且没有人抵挡。他要建的国度是他自己的国度,他要的人类是敬拜他的人类,是完全顺服他的人类,是有他荣耀的人类。若不将败坏的人类拯救出来,他造人的意义就化为乌有,他在人中间就不会再有权柄,而且在地上也不会再有他的国度,若不将那些悖逆他的仇敌都毁灭他就不能得着完全的荣耀,也不会在地上建立他的国度。将那些人类的悖逆者都彻底毁灭,将那些被作成的都带入安息之中,这就是他工作完成的标志,是他大功告成的标志。人类都恢复了起初的模样,都能各尽其职、守其本位,顺服神的一切安排,这样,神在地上就得着了一班敬拜他的人,他在地上也建立了敬拜他的国度。他在地上永远得胜,那些与他敌对的永远灭亡,这就恢复了他起初造人的心意,恢复了他造万物的心意,也恢复了他在地的权柄、在万物中的权 柄、在仇敌中间的权柄,这是他完全得胜的标志。从此人类便进入安息之中,进入人类正轨的生活,神也与人一起进入永远的安息之中,进入永远的神与人的生活之中。地上的污秽与悖逆消失了,地上的哀号消失了,地上的所有与神敌对的都不存在了,只有神与那些曾经他拯救的人存留,只有他造的万物存留。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13 神的经营就是这样:把一个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神、什么是造物主、如何敬拜神、为什么要顺服神这样一个人类交由撒但,任由撒但败坏,然后神再一步一步将人类从撒但手里夺回来,直到人类能完全敬拜神、弃绝撒但。这就是神的经营。这听起来似乎像神话故事,又似乎很令人不解。人感觉像神话故事,那是因为人并不知道这几千年来发生了多少事情在人身上,更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故事在这个宇宙苍穹之间,更因为人的肉眼凡胎根本看不到在这个物质世界的背后那个更奇妙、更可怕的世界。人感到不解,那是因为人根本不了解神拯救人类的意义与神经营工作的意义,也不了解神到底要的是什么样的人类。是根本不经撒但败坏的夏娃、亚当式的人类吗?不是!神的经营就是为了得着一班敬拜神、顺服神的人类。这个人类虽经撒但败坏,但却不再把撒但当作父亲,而是认识撒但的丑恶嘴脸,弃绝它,来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审判、刑罚,知道了什么是丑陋、什么是圣洁的对比,也认识了神的伟大与撒但的邪恶。这样的人类不会再为撒但效力,不会再去朝拜撒但、供奉撒但。因为他们是一班真正被神得着的人类。这就是神经营人类的工作的意义。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14 在三步作工都结束之时将作成一批见证神的人,即作成一批认识神的人,这些人都是对神有认识的人、可实行真理的人,是有人性、有理智的人,这些人都是对三步拯救工作有认识的人,这是末了要作成的工作,这些人是六千年经营工作的结晶,是最终打败撒但的最有力的见证。能成为见证神的人就是能得着神应许、得着神赐福的人,这是最终存留下来的一批有神权柄、作神见证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15 六千年的工作已作到现在了,神的作为也显明了许多,最主要的就是为了打败撒但,拯救全人类,借着这个机会让天上的万物、地上的万物、沧海中的万物,以至于地上所有的一切一切受造之物,都看见神的全能,看见神的所有作为,借着打败撒但的机会,把他所有的作为都向人显明,让人都能够称赞他,赞美他打败撒但的智慧。地上的万物,天上的、沧海中的万物都向他归荣耀,都赞美他的全能,赞美他的所有作为,高呼他的圣名。这是打败撒但、也是征服撒但、更是拯救人类的证据,所有的受造之物都来向神归荣耀,赞美他打败仇敌胜利归来,赞美他是得胜的大君王。并不是只为了打败撒但就完事了,所以他的工作持续了六千年。借着打败撒但来拯救人类,借着打败撒但显明他的所有作为,显明他的所有荣耀。他要得着荣耀,所有众天使也看见他的所有荣耀,天上的使者、地上的人类、地上所有的受造之物都看见造物主的荣耀,这是他作的工作。天上的受造之物、地上的受造之物都看见他的荣耀,把撒但彻底打败凯旋而归,让人类都称赞他,这是两全其美的工作。最终所有的人类都被他征服,凡是那些悖逆抵挡的,到最终把他们都灭绝,也就是灭绝一切属撒但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知道全人类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

                                                 閲讀更多:神的話語

2019年8月19日 星期一

韓國反難民「示威」的真相


2018-10-09羅西塔·索麗特(ROSITA ŠORYTĖ)

羅西塔·索麗特(Rosita Šorytė)

月前,中共和韓國反邪教人士針對全能神教會的在韓難民申請者上演了一起所謂的「自發示威活動」。2018年9月2日至4日,奧地利記者彼得·左依爾(Peter Zoehrer)親眼目睹了活動過程,並向《寒冬》講述了事件始末。

今年8月30日至9月4日,中共和韓國反邪教人士針對全能神教會的難民申請者組織了一起虛假的「自發示威活動」。全能神教會是一個中國基督教新興宗教團體,在中國遭到嚴重迫害。《寒冬》對該事件進行了詳實的報導。

《寒冬》報道中提到,奧地利記者兼歐洲宗教自由論壇(FOREF)祕書長彼得·左依爾先生(Peter Zoehrer)目擊了該事件始末,並將示威活動現場的視頻上傳到了歐洲宗教自由論壇的YouTube官方頻道。近日,左依爾先生在華沙參加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人權實施會議期間接受了我們的採訪。

您採訪了數位全能神教會成員,了解他們遭受迫害和酷刑的情況。能不能談談您的經歷?
是的。坦白講,我這次韓國之行的最後四天幾乎可以說是我整個人生中最忙碌、最疲憊,但是同時也是最充實的幾天。在這幾天裡,我採訪了17位全能神教會成員,他們在中國都受到迫害,其中有5位成員曾經遭受過酷刑。為了逃避中共無休無止的監視,也因著對宗教自由的極度渴望,他們逃到了韓國。

當我看到反邪教組織的人在首爾全能神教會外舉行示威的時候,我感到非常震驚。那些人要求把全能神教會的成員都遣送回中國。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們一旦回國,就會被抓捕,監禁,審訊,甚至遭受酷刑。

全能神教會自20世紀90年代初期就遭受到中共的嚴重迫害。在中共列有20個最「危險的邪教」的名單上,全能神教會排在前7位。在這幾天裡,我有幸見到這個宗教團體的成員。

通過採訪,我也有了這樣一個特別的機會去聆聽他們感人的親身經歷。這些教會成員因為信仰,遭受到了難以言表的殘酷迫害。中共運用無數的探子和最先進的監控技術建立了一個幾近完美的思想控制體系。不僅如此,他們還通過鄰居,老師,甚至是家人和親屬來監視信徒。現在在小學裡,中共向孩子們灌輸一旦他們信神就會遭到懲罰的思想,在孩子們心中製造恐懼情緒。

我所採訪的每一個人的經歷都各不相同,這幾乎可以寫本書了。起初,我只打算採訪幾個人。然而不久,聽到其他人說把心裡的話說出來後,心裡感到非常舒暢,就有越來越多的人來接受採訪。他們很坦誠地講述自己的經歷,並不會贅述額外的細節。中共污衊全能神教會破壞家庭,讓人逃往韓國或其他國家,這個極其惡劣的彌天大謊令受訪者非常氣憤。他們義正辭嚴地解釋道:如果中共給予他們信仰自由和基本人權,他們根本不會逃離中國。所以,到底是誰在破壞家庭?是無神論的中共政權!

他們中的一些人仍有家人親屬在中國,可能會因為他們作的見證而受到懲罰。我問他們,是否真的要冒這個險,他們表示,讓世界了解中共的暴行和罪行,了解中國信徒所遭受的難以言表的痛苦,這更重要。

非常巧合的是,中國特工和韓國反邪教人士組織針對全能神教會的示威活動時,您剛好在首爾。信徒們說這是神的安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本來,我到韓國是要參加在樂天大酒店舉行的一場國際會議,順便參加TNKR的演講比賽。TNKR,全稱是朝鮮難民教育中心,這是一個非政府組織,説明朝鮮難民學習掌握英語,這樣他們就可以向全世界講述他們的故事。我的朋友邁克爾(Michael)是這裡的一位老師,他邀請我參加他們的年度比賽。這次經歷令我非常感動。

我原定於9月3日離開。就在我計劃離開的兩天前,我收到我的朋友威利·福泰先生(Willy Fautré,人權無國界HRWF主席)的一則資訊。他建議我和全能神教會的成員見面,並且告訴我,中共要在韓國組織一場針對全能神教會的示威活動(他從《寒冬》的一篇文章獲知此消息)。我們在歐洲的人權聯盟非常需要這樣的照片,視頻及採訪。所以我將我的首爾之行延長了三天。一位全能神教會的中國難民代表到我落腳的酒店與我見了面,並簡單介紹了他們的複雜處境。

我以記者的身分參與了三次示威活動。第一次是在首爾全能神教會的大樓前;第二次,他們到韓國總統府青瓦台前示威;第三次示威活動是在首爾以南郊區的全能神教會禱告院前。

中共特工和韓國反邪教人士聯手組織這些示威活動,是想要歪曲事實,向韓國媒體和政客們傳遞與事實恰恰相反的資訊。中共宣稱,全能神教會是一個破壞家庭的危險邪教組織,所以他們將一些全能神教會難民的親屬從中國帶到韓國來加入這次示威活動。據估計,只有一半的示威者是信徒親屬,而另一半則是僱用的韓國「專職抗議人員」以及來自五個不同組織的反邪教人士。

《寒冬》的報道為我提供了寶貴的背景資料,使我了解到他們惡劣行動的祕密計劃,比如中共的祕密策略,也透露了他們要如何組織這起針對全能神教會的抗議活動的計劃,等等。特別是韓國反邪教人士吳明玉女士(오명옥),作為組織中共在韓活動的代表,完全是按照此計劃執行的,並且有恃無恐。我們可以從視頻中看到她指揮抗議者站哪裡,做什麼,甚至是教示威者要喊什麼內容。

週日下午,三名全能神教會的成員從酒店將我接到他們教會,並且告訴我抗議活動已經在教會的大樓前開始了。當我們抵達時,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約20個人在教會大門前大喊大叫,吵吵嚷嚷,揮舞著各種海報,亂成一團。他們攔在大門口,所以我們的車無法進入停車場。於是,我戴上記者證,下車走到這群瘋狂的人群中間。這招真管用。因為我是外國記者,所以他們不敢攔阻我進門。然而,車裡還有兩位女士,他們遭到了這群暴徒的圍攻。一些示威者甚至躺到車前,包括吳明玉在內的其他人則對車拳打腳踢,大喊大叫,讓困在車裡的人搖下車窗,想要確認兩位女士的身分,而兩位女士只能坐在車裡,又無助又害怕,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最終,員警來了,車才得以順利進入停車位。這些都在視頻中有所呈現。

週一時,抗議者在青瓦台前的空地集合,可能因為下大雨,人數比前一天少了很多。我和全能神教會的兩位攝影師一起到了現場,其中一位攝影師戴著口罩,因為一旦他的身分被人認出來,他在中國的父母和親人就必然面臨被中共報復的危險。果然,吳明玉到了後就惡狠狠地推搡這位年輕人,並盤問他的身分。吳明玉還來到我面前,對我的記者證拍照並向我索要名片,當然,被我拒絕了。我直呼她的名字,並且告訴她我知道她是誰,對此,她很不高興。一些媒體代表也到了現場。因為大雨,示威活動不久就解散了。對於組織者來說,這次的示威活動徹底搞砸了。而這場大雨對全能神教會難民來說卻是個好事。

第二天,也就是週二,我們開車前往坐落在首爾以南的全能神教會禱告院,同時也是最後一場「示威活動」的目的地。那是個令人難忘的地方,那裡不僅僅是一個禮拜的場所,還有為教會成員提供的公寓,一個大廚房以及寬敞的餐廳,另外,還包括藝術中心以及拍攝場地。樓群在山川河流的映襯下,風景如畫。

一頓豐盛的午餐後,我們準備迎接示威者的到來。在主樓旁的一個小房間裡面,我們可以通過大螢幕看到安全欄杆外的街道上發生的一切。

儘管律師告訴我們,這次示威活動向政府登記註冊的時間為下午2點到4點。然而,示威者們下午1點45分抵達後就開始將喇叭開到最大音量反覆地大喊大叫,這是他們犯的第一個錯誤。第二個錯誤是他們越過了示威的法定界限,闖進了全能神教會的領地。他們甚至掛上條幅遮蓋住全能神教會展示九家非政府組織呼籲信的條幅。第三個錯誤則是他們的敞篷貨車非法地停在了全能神教會的場地內。全能神教會所聘請的兩名年輕的韓國律師非常出色。他們出去告知示威活動的組織者,他們已經違反了韓國的法律,需要把車開走,把條幅撤下來。一名反邪教的牧師站在貨車上,向律師大吼大叫,拒絕聽從律師的要求,這是他們犯的第四個錯誤。於是,律師毫不猶豫地報了警。最後,抗議者們不得不把他們的條幅摘下來,把車開走,並且不再大喊大叫。

您接受了韓國國家電視台KBS以及其他媒體的採訪。目前為止,韓國媒體對此事的報道很大程度上都受到了反邪教偏見的影響。能不能談談你對韓國媒體的印象?
非常有意思的是,在示威活動中,媒體的人數要比示威者的人數多。我讓律師為我安排與KBS的會面。KBS同意後,我就出門去與他們見面,然後一群記者立馬蜂擁而上將我團團圍住,七嘴八舌地問我各種問題。我對他們說,他們之前的新聞報道沒有公平地對待全能神教會,只是單方面重複中共的說辭,(「危險的邪教」,破壞家庭,等等)所以我不再和他們對話,只接受KBS的獨家採訪。然後,示威活動就結束了。之後我與韓國國家電視台的人員,加上我的翻譯,一起進入房間開始採訪。採訪持續了至少一個半小時。他們提出了一些很好的問題,我很開心我可以有機會向他們解釋,我是代表九家歐洲非政府組織。逃離中國尋求信仰自由的受迫害基督徒未來會如何,九家非政府組織的成員對此都深表關切。同時,我向記者解釋道,授予全能神教會成員政治庇護是如何的迫切,如果韓國政府將他們遣送回中國,他們肯定會遭到監禁或者被關進「教育轉化」營。

在這次積極接受韓國KBS採訪的經驗之前,全能神教會成員曾對我說,他們對韓國的媒體非常不信任,因為媒體多次對他們進行歪曲的報道,這令他們感到記者完全是在誹謗並且背棄他們,站在中共和韓國反邪教人士的立場說話。這真的令我感到震驚,韓國的媒體都被中國的政治宣傳荼毒了嗎?他們為什麼對原教旨主義的反邪教組織三跪九叩?雖然我可以理解全能神教會難民對媒體的不信任感,但我仍然鼓勵他們與媒體取得聯繫,再給他們一次機會。

西方的非政府組織可以做些什麼來幫助這些逃離宗教迫害的在韓難民呢?
這確實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大多數人都低估了中國無處不在的觸手。中國通過它的經濟實力和政治宣傳對世界有巨大的影響力,已經有187名全能神教會成員收到韓國政府簽發的遣送令,時間對於這些難民來說十分緊迫。然而,到目前為止,韓國媒體界沒有人為他們辯護。所以,希望國際人權組織以及國際媒體能夠關注他們的悲慘境況。

首先,我們需要讓歐洲的主流媒體和社會媒體了解這些難民的故事;然後,我們需要讓歐洲和美國的人權團體知曉這個嚴重的問題;此外,我們還可以聯繫歐洲議會和歐盟宗教信仰自由特使揚·費格爾先生(Ján Figeľ)。我們在美國的同事也可以聯繫美國國務院。最後,我們應該在聯合國日內瓦會議上發言。儘管韓國在經濟文化很多方面都依賴於中國,但是同時,韓國也非常尊重歐洲和美國的意見。

我們的人權組織,人權無國界和歐洲宗教自由論壇,在日本宣導宗教自由,並取得很多積極經驗。在日本,統一教會和耶和華見證人的成員曾遭到反邪教人士的綁架和羈押,除非他們宣布放棄信仰或者成功逃脫。直到法庭對這些反邪教人士判刑,他們才感到害怕,停止犯罪行為,只有這樣的震懾才能讓韓國的反邪教人士和反人權人士收手。

                                                來源於:寒冬

2019年8月18日 星期日

《進天國的路》基督教會相聲



許多信主的弟兄姊妹都認為,為主勞苦作工、撇棄花費、忍受逼迫患難就是遵行神旨意,等主來時就能被提進天國。那這個觀點是否合乎主的心意呢?主耶穌說:「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馬太福音7:22-23)為何奉主的名勞苦作工的人反倒成了作惡的人?到底什麼樣的人才能進天國?進天國的路究竟是什麼呢?相聲《進天國的路》為您揭曉答案。
                                      

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末世基督的說話《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後基督全能神的顯現與作工而產生的,是由所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被神話語征服拯救的人組成的,完全是全能神親自設立的,也是全能神親自帶領牧養的,絕對不是哪個人創建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要閱讀全能神的話語就會看見神已顯現。
                                                      觀看更多:神的話語 

2019年8月16日 星期五

全能神教會 - 《神只有一位》「三位一體」的說法成立嗎 | 2019福音相聲



全能神教會 - 《神只有一位》「三位一體」的說法成立嗎 | 2019福音相聲
兩千年來,「三位一體」這一神學理論一直被基督教視為基本信條,但到底什麼是三位一體?聖父、聖子、聖靈到底是什麼關係?這些問題始終沒有人能說清楚。一天,張弟兄在教會交流群提出一個問題:三位一體的神存在嗎?這在信徒中間引起了一場激烈的辯論,鄭尋、李睿也針對此問題進行探討、交通,結果如何?請欣賞相聲《神只有一位》。
觀看更多:耶穌再來